《长安十二时辰》迎来大结局 马伯庸杭州开“脑洞”

2019年8月12日 16:26来源:都市快报

  6月27日开播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今天晚上更新最后两集,迎来大结局——幕后BOSS究竟是谁?张小敬和李必命运如何,都将揭开谜底。

  开播就火爆,之后话题不断,今年夏天最火的电视剧,非《长安十二时辰》莫属。这部剧以长安的一天为时间线,讲述了发生在唐朝的一场惊天大案,抽丝剥茧,一步步将故事推向高潮。除了充满悬疑、不断反转的剧情,对长安这座城市的全景式还原,还有各色人物的轮番登场,让观众欲罢不能,也使得这部剧成为今年少见的高分国产剧。

  口碑炸裂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改编自作家马伯庸的同名小说。在小说圈里,马伯庸一直是奇特的存在,有“鬼才作家”之称的他喜好读史,经常利用史料、通过逻辑严谨的“论证”来编排历史,很多人都说他是“一本正经地扯淡”。无论《三国机密》《古董局中局》《风起陇西》《龙与地下铁》,还是今年刚出版的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等,他的每一部小说,都因天马行空、不断反转、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,在网上被反复讨论。

  比如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原著最初构想来自知乎网的一个“脑洞”问题,有人问:“如果刺客信条发生在中国会是怎么样?”马伯庸立马开了个脑洞,信手写了段游戏剧本:“俯瞰长安城,一百零八坊如棋盘般排布,晴空之上一头雄鹰飞过。”这段文字后来便成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开头的雏形。

  看过电视剧或小说的人,都会为马伯庸的脑洞所折服。人长大的过程,实际上是好奇心逐渐丧失的过程,马伯庸是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保持好奇心和想象力,写出一部部脑洞大开的小说的?昨天,他来到杭州,做客融创东南第三届书享月暨杭州图书馆文澜大讲堂城市阅读活动,以融创东南第三届书享月“书享大使”的身份,带来一场主题为“想象生活,始于阅读”的讲座。他从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出发,将自己的历史阅读和写作经验,以及“马亲王”脑洞大开法,向现场读者倾囊相授。

  为什么人们爱看《三国演义》

  却读不进去《三国志》?

  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热播后,网络上掀起了读史热潮。马伯庸发现,最近很多人跑来向他讨教“啃历史书”的问题:不知道怎么读,根本读不下去,怎么办?“后来,我发现问的人特别多,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,很多人并不是不爱读书,我们有读书的动力,但总是读书不得法,很容易犯困,读不下去。”对此,马伯庸支招说,“其实我也一样,你要正经坐下来读,那是很费劲的。但如果我们掌握某种方法,像给一个场景化或者某一种特定的技术手段,其实就能够让我们沉入进去获得大量的知识。”

  马伯庸认为,读历史和故事最大的区别就在于,故事有完整的主线和情节,吸引读者走下去。可是历史书呢,大多数是非线性的,似流水账一般杂乱而无规律,比如《三国志》和《三国演义》,爱看《三国演义》的人有很多,但能把《三国志》看完的人却很少。枯燥的历史事件相互之间没有建立故事性的连接,独立而乏味,导致了许多人在读历史时难以坚持下去。

  如何破解?马伯庸说:“你需要脑补一个鲜活的画面,这样才能读得轻松,也记得住。”

  亲授祖师爷苏东坡独创秘笈

  “八面受敌读书法”

  马伯庸说,读历史读不下去的,还有苏东坡,他六十多岁仍然会做“无法将《春秋》读下去”的噩梦。马伯庸还在现场亲授学霸级祖师爷苏轼的“八面受敌读书法”,“苏轼有一套读书的独门秘笈——八面受敌读书法。凭你几路来,我只一路去,每次读书,只带一个追求的目标,便可做到有的放矢,对资料有所取舍,专注一道。用这种办法读史书,学问得来扎实,干货多,即使八面来敌也可从容应对,受益无穷。”

  身为历史作家,他在平时创作中经常需要查阅和使用大量历史素材。如何从枯燥繁杂的历史书中,脑洞大开,读出乐趣?正是受益于这套“八面受敌读书法”——每次读书时,只设定一个明确的目的,带着这个目的从多个角度对同一本史书多次阅读。这样不但能有兴趣地读下去,而且可以达到“博观而约取,厚积而薄发”的效果。

  马伯庸说,小说《长安十二时辰》诞生,靠的就是“八面受敌读书法”。在写小说前,马伯庸就买过写大唐的史书《长安志》,把长安城分成108坊,考证得一清二楚。可这本书真的特别无聊,马伯庸翻了几页,就束之高阁。后来开写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他再次读到《长安志》里的孙思邈宅,就会去想要不要安排主角经过药王孙思邈的宅院时,捡个药丸或者药方什么的。

  “这样脑洞一下子就可以开得很大,当你盯牢一个目标去读史书的时候会发现,所有细节开始变活的了。各种情节、桥段统统脑补了出来。”马伯庸说,“脑洞这件事,三指不够,就开四指。”

  下部小说以京杭大运河为背景

  关键人物是杭州人

  有人问马伯庸,假如让你穿越回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的大唐,你是喜欢做张小敬这样的英雄人物呢,还是坐拥江山的唐玄宗?马伯庸回答说:“王侯将相从来不是自己感兴趣的题材,这些离我们太远。在小说里,我写了一段话,说张小敬不是为了贵族守护这个城市,而是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普通老百姓,为他们能过正常、乏味的生活而努力。当然,这不可能是唐朝人真正的理念,像保护普通老百姓的想法在古代唐朝是不可能存在的。其实我是把现代人的审美、现代人的价值观放到了张小敬身上,由他来体现‘保护一个城市,保护普通人,而不是上流社会的贵族官员’的价值观。”

  马伯庸透露,他接下来还是会写历史小说,他正在创作一部涉及京杭大运河背景的明清历史故事,其中有不少和杭州有关的桥段。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的主人公李泌(电视剧中叫李必),实际上就和杭州有着密切关系,他是杭州历史上比苏东坡、白居易都更早开发西湖的“老市长”(详见2019年7月10日《都市快报》A01版、A02版报道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的李必 就是杭州老市长李泌》)。

  那么,这部全新的“京杭大运河”小说中,会不会有涉及杭州的关键人物呢?马伯庸肯定地“剧透”,“名字先让我保密。但肯定有,而且这个明清历史人物是土生土长的杭州钱塘人士。”

作者:  
编辑:周颖

相关新闻

萧山网版权声明

    根据萧山网与萧山日报社和萧山广电局的合作协议,萧山网拥有萧山日报、萧山电视台、萧山人民广播电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的网上独家发布权,版权均属萧山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萧山网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图片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