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门口的咖啡香 杯盏中的文艺范

2021年1月13日 16:3来源:记者 王哲君

  在风景如画的湖边,在古朴斑驳的小巷,开一家精致的小店。店内充溢着咖啡香。

  自己挑豆,自己烘焙,自己研磨。吧台陈列我偶得的小玩意儿,“马勺”里放着小众的音乐。再配上我的旅途,过客的故事……

  曾经大学时的“终极理想”,如今竟已是杭城大街小巷“雨后春笋”。在过去的一年,杭城的精品咖啡店接二连三冒头,并抓着2020年的尾巴,飘过钱塘江,频落萧山。

  早10年,小资人士还会信奉“在星巴克喝的是情怀”,而如今,连锁大品牌被冠上“商业”“量产”“标准化”的帽子,精品咖啡却异军突起,成为新的“情怀地”。

  时代虽将我们誊入各自的信息茧房,但人们有了个性鲜明的生活方式,这些驱动咖啡店“凹”出各自的姿态,实现出其不意的可能。

  我们喝什么?

  从前几年的居酒屋,到现在的咖啡店,对岸主城区总是先吃出气候来。店面不足30平方米,却在工作日一座难求。每日限量售卖的甜品还没到下午茶时间,就卖断货。

  去咖啡店喝什么?这个问题看似无聊。但每个人回答不尽相同。喝品味,喝氛围,看风景,写心情,和朋友叙旧,和爱人缠绵。总之这其中,只冲一杯咖啡去的人恐怕不多。

  又有多少人是真正懂咖啡?据说,在喝咖啡方面,有一条鄙视链:最底部的是速溶,往上依次是瓶装、连锁、精品。而在精品咖啡中又有鄙视链:手冲看不上奶咖,单一产地(SOE)看不上拼配,浅烘看不上深烘,水洗看不上日晒。当然豆子和豆子之间的分歧也是有的。有人爱果味的瑰夏,有人喜欢苦味的曼特宁,有人对波邦的甜念念不忘,有人就是钟情平衡的巴西豆。

  为了满足个性化需求,店主也算煞费苦心。中山北路上的RELOAD COFFEE,店主贴心摆出各类豆子,甚至各类牛奶供选择。“你觉得水牛奶太浓,还有人觉得明治(精品咖啡店普遍爱用的一种性价比不错的牛奶)太浓。”

  但“选择”会在进入咖啡店的某一刻搁置。有多少人对咖啡评价“so so”(一般),却因别的理由突然爱上这里——窗外的江景,门前的石板路,窗口的吉他,门口的二八自行车,“马勺”(一种专业音响)播放的“乐夏”,像唐卡一样的杯垫,老板手冲时的专注,老板娘细软的问候,满墙的旅行照片……

  个性即灵魂

  如果你跟老板扯几句,他多少会透露个性。比如:

  “我不喜欢深烘豆。你不觉得那就是拉花训练豆吗?”

  “人家都在做SOE,可我觉得它只是个噱头。”

  “拼配?我们这不卖拼配豆。”

  “你要甜品?那你来错地方了。”

  “我这的短笛和奥白只取浅萃。”

  有些话让客人陷入些许尴尬,但我们又“受虐”地享受这些小锋芒带来的惊喜:哦,原来浅烘的层次可以这么丰富。并渐渐被咖啡店的个性“驯化”出新的喜好:原来手冲瑰夏的后调这么绵延不绝。

  主人的个性不限于咖啡口味本身。比如,大部分店铺都是持续营业的,但主人有事,哪怕心情不好,都可以成为闭店的理由。有的干脆直言:答谢神明,休息一天。

  位于滨江的1%coffee,有阵子的营业时间难以琢磨,起初是周二、周五休息,后来有数周断续营业,现改为周日、周二、周四休息,营业时间从下午2点到6点,一下子延展到早8点到晚8点,这倒让很多打卡人欣喜不已。

  国庆前,多少慕名而来的客人走街串巷,造访深埋在吴山路鉴衡里小区内的FOLLOW COFFEE,可等到了跟前,发现主人提前“放假”。巧的是,再几步过去以手冲咖啡为招牌的Drippers,也不约而同地挂出放假牌。

  大部分的咖啡店但凡供应甜品,都是限量且限种类。大约每日只有两只不同口味的6寸蛋糕,分完了就没了。有些小店的甜品名声盖过咖啡。屏风街的Black Rainbow,人们必须提前一天入群预订,不然根本买不到第二天的蛋糕。

  也有另一个极端——绝不提供甜点,认为甜品会分了做咖啡的心思,担心自己的甜品手艺不足以让客人满意,也担心用别人的手艺会喧宾夺主。

  萧山也文艺

  阵阵咖啡香,越过钱塘江,飘到南岸。让不少栖居在萧山的“咖啡客”不用越江也能尝到好豆子,体味好氛围,打到网红卡。

  他们不一定稀罕人流量密集的商业中心,品牌高端齐全的综合体,反而更倾向于小巷、小区、古街,另有单身公寓、湖畔江景。装修简约是精品咖啡店必须持有的特质。此外附带主人的一点小癖好。小店线条简单,轮廓清晰,颜色暖白,一眼看去不起眼,细节却布满心思。

  去年下半年,萧山的小巷街头也萌生出几家文艺气息的咖啡店。光就咖啡品质来说,不输主城和滨江那么多网红店。

  去年12月开张的白鹅咖啡,老板是杭城为数不多的咖啡品鉴师,从生豆开始,就有自己坚持的门道。老板直言,选址老城区萧然东路,全然因为他是土生土长的萧山人。他自信地认为:品鉴师的舌尖能筛选出高品质的豆子,长年专一从事咖啡师一职,必做良心咖啡。

  另一家位于北干建设一路的ONE DAY(Peryear Today),去年10月试营业,老板和老板娘是一对小夫妻,新萧山人。他们才上托班的女儿周末也“看店”。进店最温馨的,是大片留白,干净布设,还有丈夫做咖啡、妻子做蛋糕、女儿玩过家家的剪影,甜度指数满星。

  其实,在萧山喝到地道、正宗,且风味独特的咖啡,并不是新鲜事。甚至主城区声名鹊起的某些咖啡界“大咖”正是从萧山过去的。5年前嘉润公馆的Nowhere Coffee,跨江来到闹市的嘉里中心,成为杭城口碑、评分前列的精品咖啡店。在大家还对精品咖啡知之甚少的七八年前,萧山十一中附近也曾有一家被咖啡师推崇的小店,可惜那会儿连锁品牌风头正盛,人们的生活方式还没步入“精品时代”,所以小店没坚持到它的时代。

  如今,批量流水线式的咖啡,已不入那些品质个性青年的“法眼”。也许2021年,又会有更多和我有同样“终极理想”的人,选址萧山“开”出理想。说不定哪天,在你家巷口,在你去公司必经的转角,在萧山古街老河处,悄然幽静地长出一家文艺的精品咖啡店。

作者:  
编辑:周颖

相关新闻

萧山网版权声明

    根据萧山网与萧山日报社和萧山广电局的合作协议,萧山网拥有萧山日报、萧山电视台、萧山人民广播电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的网上独家发布权,版权均属萧山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萧山网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图片新闻